女娲创世

天地一片荒芜混沌。没有人没有植物没有生命自然也没有感情。

满眼都是枯黄的一片。却有一个人,或者说并不是人,只是长了同人一样的样貌。他一觉醒来,发现便置身在这个叫做地球的地方,在一眼望不到边的枯木丛林里。他满身缠满了灰色的破布,只露着眼睛、鼻孔和嘴巴。他不知道寂寞,不知道时空,没有任何感情。只是这样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的活着。没有任何疑问。

那一天他看到她的时候就一直跟在她的身后。她走到哪里,他就跟到哪里。那是个女人,或者也不是人,一样只长了人的样貌。金黄色的长袍,高高的发髻,留下的青丝瀑布一样垂至腰际,脸上是仁慈的宽厚的,有着成熟女人,或者母亲一样的端庄。然而她的眼里布满了忧郁。

女人问他,你是谁?

男人说,我是谁?我不知道。那你又是谁?

女人望着遥远的苍茫,说,我是创造世界和毁灭世界的人。这样的混沌就是我一手造成的。

男人问,我也是你创造的?

女人说,我不知道。每一次世界的毁灭总会有几个人不死。也许你是其中之一。

那你为什么要毁灭世界?

女人流下泪来。说,人类太让我伤心。他们不懂得珍惜相爱,反而充斥着嫉妒、仇恨。我能创世,亦能灭世。可是这不是我想看到的。

毕竟我亲手创造的世界。人类是我的孩子。

男人伸手触摸女人脸上的泪,问,这是什么?

女人说,是眼泪。人类伤心了就会有眼泪,可是我不会再为人类流一滴眼泪。

人类?男人不解。

女人说,是的。我会再次创造人类,希望他们不会再让我心痛。

我的元神将会沉睡6000年,如果我再次醒来的时候,发现人类还是自相残杀、破坏山川、河流树木,我就会再次灭世。并且永远不会再有重生。你既然不知道你是谁,我就赐你名字和能力,你又一直跟着我走,你就叫将臣吧。你要替我看护人类,直到我回来。

于是女人化做一道五彩光束,消失了。

女人其实便是女娲,男人就是僵尸真祖,将臣。

女人走了,男人第一次知道了第一种关于人类的感情——寂寞。

为什么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不会寂寞?而女人走了后还是一个人为什么又会寂寞?原来,存在过就会有寂寞。

僵尸不老不死,他们以吸血为生。

几千年的岁月,斗转星移,历朝历代,人类开始繁衍重生。僵尸将臣也是混沌的,他世世代代杀人吸血,祸害百姓,成为每一代人的大敌。后来便有了一家马氏传人,世代女子皆通巫术,并以追杀僵尸将臣为己任。而这些马氏传人,却有一道咒语不得破戒,否则就会法术全失。那道咒语就是:不能哭,不能为男人流一滴眼泪。

时光转道现在。将臣已经蜕去满身的破布,变成人一样的模样。

有着棱角分明的俊俏的成熟的脸庞。只是看遍了人间的悲欢离合、生离死别,他突然想知道,人类到底拥有什么样的感情?于是他选中了香港。一所大学。做插班生。想亲自去看去学,关于人类的感情。

春天。这所大学里在排一出话剧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。女主角叫做叮当,尖尖的眉眼儿,高高的柔顺的马尾,极有韵味的女孩儿。只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男主角。那一天女孩儿独自在图书室背诵台词,却听得有翻书的声音,便一行行的穿过书架去找。什么都没有,一转身,却看到一个男人,穿着原白色的半长风衣,歪带着一顶棒球帽,斜背着一只黑色的书包。捧了她的书,极投入地小声念着:即使死去,也不愿意与爱分离。即使死去,也不愿意与爱分离……叮当一把抢过书,说,你是谁?干吗拿我的书?

男人说,我叫姜真祖。我能问一下吗?那句话是什么意思?眼里是孩童一样的无知。

叮当搪塞着,立刻转了话题,听说有一个同学,总是在跳科,没有一个专业学的到半年的时间,大概就是你了吧。不过我可没想过你有这么老你30岁了吧?

也许吧,我只是想学到关于人类的任何知识。真祖说,而现在我只是想知道那句话的意思。

才懒得理你。叮当白了他一眼,转身离开。

叮当怎么才能回答他呢?因为她从来也不知道爱情的滋味。

男人眼里求知的欲望一直深深印在了叮当的脑海里。那么强烈。

叮当再次碰到真祖是在校园里。叮当抱了满怀的书,低着头一面想着台词一面漫无目的地走路。鸟语花香。经过大树下,却听到熟悉的台词:即使死去,也不愿意与爱分离……叮当走过了又退回来,果真是他,斜靠在树下,极忘我地一遍又一遍地念着。叮当笑了,觉得这个男人有一点可爱。

真祖终于看到立在旁边的女孩儿,高兴地跳过来说,真好,又遇到你了。

我叫叮当。叮当笑着和他招呼。

我还是想知道,那句“即使死去,也不愿意与爱分离”的话的意思。你能不能告诉我?

你真的很想知道吗?叮当问。

当然。

那有没有兴趣来演话剧?虽然你的样子老了点,还是将就着吧。

真祖笑了。望着远去的叮当的背影,真祖觉得这个女孩儿不同于任何一个在学校里见过的女孩儿,坚定、美丽,隐忍。像女娲一样的感觉。

叮当和真祖下了课就在礼堂的舞台上排戏。真祖练习的很投入。

可是真祖总是念念不忘那句话,追的叮当心烦。无可奈何,叮当就说,好了,看下面的戏,你就知道那句话的意思了。

哪里?

下面的戏。

什么?

罗密欧吻朱丽叶。

我不明白。

你到底是不是人啊,叮当不耐烦,好吧好吧,我教你,就是这样。

叮当的唇盖住真祖的,一瞬间的,马上又离开。嗔笑着问,懂了吗?

好象……有一点了。

白痴。叮当骂了一句,笑着跑开。

留下真祖独自站在舞台上,继续念着“即使死去,也不愿意与爱分离……”

真祖追着叮当再来一次,一直追到学校的大树下。他歪戴着帽子,样子滑稽可笑,他不厌其烦地跟在叮当的屁股后面,说,就差一点点了,再来一次,只要一次我肯定能明白。

叮当站住,和真祖面对面。好吧,开始。

真祖深情地看着叮当:没有人能将我们分离,即使死去,也不愿意与爱分离……我也是。叮当似乎已经忘了自己叫做叮当,她以为她真的就是朱丽叶了。她问,你爱我吗?

这是哪一段台词?真祖恍惚。

你说,我爱你。

我爱你。

我也是。

然后呢?真祖问。

罗密欧吻朱丽叶啊。

然后真祖靠过来,闭上眼睛,温柔地吻下去……

阳光干净温暖,爱情在空气里自由自在地滋长。

他们的吻很长很长,似乎永远不再想分离。

真祖笑了,我知道了,他说,我终于知道了。与叮当面对面,真祖又一次吻下去。

本来,故事是美丽充满幻想的,像阳光一样温暖迷离。可是问题就在于,叮当,她姓马,她的名字叫做马叮当。

马叮当生来就是为了捉将臣的。她的唯一相依为命的姑姑,已经弥留之际却依然不肯离去的原因,就是仍然没有完成马家的重任,杀死将臣。

话剧就要正式上演。叮当的心里充满了期盼,期盼着真祖与她共演伟大的爱情。可是那一天姑姑却对她说,叮当,我算过了,将臣会在今天晚上出现,吸收月光精华。这次我们不能失手,只能成功,因为下一次将臣出现还不知道要过几十年。我等不到了。

叮当的心凉了一半,姑姑,晚上我还要演话剧。

演话剧重要还是捉将臣重要?!

叮当无话可说,她不知道,为什么自己生来就是要捉鬼的。

话剧开演前,叮当去见了真祖。她问,真祖,如果以后你都见不到我,你会想我吗?

真祖奇怪,叮当为什么这么问?

你回答我。

我会想你。

学会什么叫做想念了吗?

真祖笑,已经学会了,想念真好。

叮当笑笑,离开。叮当不能哭,她只能选择笑。

只有马家的女人知道,要忍住眼泪,一辈子不哭,到底有多么难。

她知道,捉将臣的危险有多大。那么多马家的女人,从来没有成功。

叮当默默地换上马家的战衣。那是一套黑色的短裙和黑色的高筒靴。领口、袖口、还有靴口都绣着金黄色的火焰,那是魔力。握着降魔剑,寒冷的光映在叮当的眼里,好象有泪。

叮当和姑姑真的等到了将臣,在那个月黑风高的荒郊野外。将臣蒙着黑色的斗篷,看不到他的脸。几个回合下来,姑姑和叮当只要齐心合力使出最厉害的降龙咒就能够制伏将臣。可是当姑姑念咒的时候,叮当不动了,她的剑“咣铛”一声应声落地。

叮当说,姑姑,我已经没有法力了,我哭过了。

姑姑眼看着世世代代想要完成的夙愿白白溜走,她声色惧历,你为谁哭过?

叮当不说话,呆了一样的,只是站着。

难道为了将臣?!

是。叮当回答。

叮当从来没有想过,原来姜真祖,僵尸真祖,就是将臣。

叮当和姑姑眼睁睁看着将臣消失在浓重的夜色之中。叮当被姑姑逐出了家门,她说,马家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像叮当这样不争气。叮当毫无怨言地收拾起战衣,压在箱底,离开家。她的脑海里有的,是她手下留情放将臣走时将臣眼里的,爱。

再次相遇的时候,日子并不算久。真祖已经不再学校里出现。是在街上。真祖穿了一身白色的套装,开着白色的跑车经过叮当的身边。

他说,我送你一程。

这条平安绳是马家女人的命脉,叮当把一条黑白相间的用丝线编成的手链系到将臣的手腕上,说,它断掉的时候,我会死。

我们也许会不再见面。

因为你是将臣,我是马叮当。叮当望着车外的风景。

两人沉默。

下车时。真祖说,叮当,我已经活了几千岁。可是我从你身上学到了人的感情中最宝贵的一种。

叮当说,那么我再教你一件事,那就是不要欠别人任何东西。

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。

记住你说的话。叮当转身离开。

真的,两人从此没有再见过面。将臣,好象从地球上消失了。

又过了18年。叮当的姑姑已经去世。叮当开了一家酒吧,名字叫做“Forget it bar”。相传,这是白蛇白素贞转世后为等待许仙开的酒吧,而叮当,把它更名换姓,叫做“Forget it bar”。

叮当没了遇到将臣时的天真和刁钻,她成了一个看穿万物却依然妩媚的真正的女人。谁都不知道,这个女人沉默的背后有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。

昏暗的酒吧,客人稀少。叮当总是穿了漆皮的黑色长风衣,束了高高的卷发马尾,蓝色的眼影和暗紫色的口红。吸着烟,摇着手里透明的酒杯,那种酒,透着蓝色的光,名字叫做“蓝眼泪”。

叮当也许心里真的很想很想,流一滴眼泪,哪怕只有一滴。

日子一天天的过,“Forget it bar”的女主人没有任何的改变,寸步不离她的酒吧。也许,名字改掉了却也不曾忘记白蛇的夙愿。

午夜。有仙乐一样的声音在天际散开。低沉而婉转。叮当似乎猛地惊醒,她跑上平台,在东方的天边,出现了火红的翻滚的云。终于,一个白色的身影凫出云雾,白色的礼服,白色的天使一样的翅膀。他停靠在叮当的身边,终于,变成人一样的模样。

还是优美的脸的轮廓,只是,笑容不再调皮,不再无知,好象,上帝一般地宽容。

叮当笑笑,你终于又回来了。

因为我不想欠你。

叮当看到,将臣的手腕上,系着一条黑白相间的丝线手链。

她说,你不该出现,你知道,有很多人都想杀你。

我必须出现,因为,女娲要醒来了,我来等她。

叮当苦笑,我知道。

别忘了我们的约定,我会为你做任何事。

仙乐声中,将臣消失了。

水晶一样的宫殿。在常人看来就是海市蜃楼。那是将臣栖息的场所,也是他为迎接女娲所精心准备的礼物。将臣在硕大的宫殿中央弹着一架白色的钢琴,脸上是一种温暖的微笑。女娲,他在这个世界上看到的第一个女人,就要和他再次重逢了。

曲子弹到高潮,宫殿突然银光一闪,一个女人出现在水晶床上。

顷刻间,她张开双眼,起身。

还是金黄色的长袍,高高的发髻,留下的青丝瀑布一样垂至腰际,脸上是仁慈的宽厚的,有着成熟女人,或者母亲一样的端庄。

将臣伸出手搀扶着女娲,你终于醒了。

是你的琴声吵醒了我,女娲说。人类怎么样?

你自己看就知道了。将臣拿起水来喝,他喝的是无色的水。

你已经不用吸人血了吗?女娲有些诧异。

是的,我只喝水,纯净的水。和人一样。

你比我预计的进步的速度要快很多。女娲笑,你还学会了人类的什么?

很多。例如,爱。

人类到底怎么样?

你看的到的,你来了大概也已经主意已定了,不如说出来听听。

女娲走到落地窗前,背对着将臣。是,我是来灭世的。

将臣眼中闪过一丝焦虑,他说,不用这么着急做决定吧。

将臣,我告诉你,我也不想。但是已经由不得我了。我的醒来就是天地的使命——灭世。

肯定有办法的。一定有别的办法。

除非我死,元神尽失。

将臣的拳头落在钢琴上,砸出一串可怕的音符。

你在担心什么将臣?女娲回过头。你心里的焦虑我能感受的到,那么强烈。

人类罪不该死。

你在担心一个人。

什么,将臣抬起头,对着女娲笑,我担心你。

是那个女人教会了你人类的爱吧?

将臣回答:是。

叮当知道了女娲灭世的消息。姑姑的魂魄又出现了。她在叮当的梦里告诉叮当应该如何去做。

叮当说,姑姑,你知道我已经哭过了。

你可以再说一次,说你哭过了,我就相信你。

叮当无奈,不管你说什么,我不会杀将臣。我已经不是马家的人了。况且,将臣已经不是原来的将臣。几千年,他有了人类的感情,一样会有喜怒哀乐,并且不但不会威胁人类,反而会帮助人类。

可是你面临的已经不再是自己的感情,你知道,女娲这次醒来的目的。你要为人类做出牺牲。

好,叮当说,那么,我去杀女娲。

不管用什么方式,你要阻止女娲灭世。我会用我的道业来帮助你。

叮当抖出多年珍藏的战衣。穿上,仿佛是穿上新娘的礼服。她的眼里依然含满了泪水,她知道,将臣爱的是女娲,他不会让她死。

那么,结局只有她死。

叮当并没有费多大力气便进入了将臣的宫殿。

你不该来。将臣说。他和女娲面对着叮当站着。

你记得你答应过我的事吗?我不要你替我杀女娲,只要你别阻止我杀女娲。

你知道我不会让她死。除非你杀了我。

那么,我就会杀了你。叮当举起剑,向将臣身后刺去。

别逼我叮当,你知道我尽力了,我没有办法阻止灭世!将臣背转身,眉头紧锁。我求你别过来,将臣失声,我会杀了你的!

叮当依然走过去,将臣的拳头又一次砸在白色的钢琴上,一声具响,叮当的身体被猛烈的力量弹到玻璃窗上,鲜血从叮当的口中喷涌而出。

住手!女娲喊到。

叮当的泪终于蓄满了眼眶,她平静地笑,问,将臣,只要你告诉我,你到底爱不爱我?

将臣无语。

那你到底爱不爱他?女娲说,你明知道他不能杀你,你为什么还要逼他?!

叮当苦笑,撑在地上,气若游丝,终于闭上眼睛。

将臣突然狂笑,吻着女娲的手,等你灭世,这个地球上就只有我们两个,我们,终于可以在一起了!

女娲看着发狂的将臣,惊愕。

叮当的姑姑出现在空中。她说,叮当,你是马家最勇敢的女人。

我会给你我全部的力量。

于是叮当又一次睁开眼睛,站起来,向将臣刺去。

女娲突然间就用身子挡住了将臣,刹时,血流如注。女娲倒地的同时叮当终于也闭上了双眼。

将臣发怒了,像一头发疯的野兽。他抱住女娲,泪如雨下。

这样也好,这样是最好的结局。我的元神消失,世界就不会被消亡。女娲笑,如你所说,人类罪不该死。

我不会让你死,我不会让你死,将臣说着,怀中的躯体却已经变成了一缕青烟,消失了。

将臣终于可以拥抱叮当了。他吻着她,忘情地吻着,说叮当,我终于可以为你做一件事。

将臣微笑着念起那句台词:即使死去,也不愿意与爱分离,降魔剑已经刺向自己的心脏。

叮当的眼角,有一滴眼泪滑落。

将臣腕上的黑白相间的平安绳,断了。

世界终于安宁。

结局圆满。